2007 Thanksgiving

Standard

今年的感恩节是11月22号,刚好是我一个好朋友Jessie的生日。希望她过得好!

今天是美国人家家团聚吃火鸡的日子。街上没什么人,因为几乎所有的店面都关门,有的只是正在赶路到亲戚家里吃团圆饭的人们的车子。今天早上也就没做什么,帮帮爸妈弄一些移民局的文件,而他们也水火不相容地为了怎么办理那些文件争了一个上午。我也习以为常了。下午,我妈就开始准备丰富的晚餐了。她说十月回广州的时候试了一道菜是猪肚包鸡,今晚她则给我们弄猪肚包火鸡。整个下午车库的房间都飘出香香的,让人留口水的味道!晚上Allen来吃饭,还带了烤鸭。再加上其他的几道菜,桌上摆得满满的。后来我们去阿欢姨家里把她的女儿Wing接了过来。她怪可怜的,节日溜溜没人陪她吃饭,妈妈要顾饭店,哥哥又自己去happy。

希望她来了我们家不会被我爸的大声和我的不拘小节吓到!其实我跟她吃过几次饭,她知道我是大大咧咧的人,只是在家里我变得更粗鲁了。呵呵。Wing比我小10岁,可是我妈说她比我文静,成熟,斯文多了;而我的举止显得一点都不像24岁的成年人。唉,哪有妈妈这样说自己的女儿的。算了,其实我也真的是这样。哈!

不知道Wing的文静是哪里来的。她妈妈开餐馆,又喜欢打麻将,人很好,可是不是斯文的那种。她爸就更不用说了,连Wing自己都说不喜欢爸爸的粗鲁。那她一个小女孩,在美国这样的一个自由开放的国家生活了几年,怎么会那么文静呢?我妈说那是天生的,可我总觉得她是有点内向那种。她与我是算熟的了,所以会和我聊天,向我显示她的一频一笑。听说对着不熟的人,她只会默默地看着人家,不说话。

Wing喜欢猜谜,所以我们在饭桌上有说有笑有吃有解答谜语。我爸问了那条老掉牙的花生的谜语,什么“茅屋子,红帐子,里面住了个白胖子”。他说得特别滑稽,我们都哈哈大笑。很自然而然地,某人得了“白胖子”这个花名!哈哈哈!真是笑死我也!

吃完饭,我建议他们看让我笑到头皮发麻的“雀圣2”。而我,当然也“炒冷饭”地陪着又看了一遍。果然,所有人的头皮都跟着麻了!呵呵!

Advertisements

One response »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